当前位置: 首页 > 佛经共修 > 佛说入胎经白话文讲解 >

入胎经原文

时间:2019-06-13 06:09-来源:大宝积经-点击:


大宝积经卷第五十五
大唐三藏菩提流志奉 诏译
为阿难说处胎会第十三
如是我闻:
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。尊者阿难于日晡时从定起,与五百比丘俱诣佛所,合掌恭敬,顶礼佛足,却住一面。尔时世尊即告阿难及诸比丘:“我有要,初中后善,其义微妙纯一无杂,具足清白梵,所谓入母胎藏修多罗法。应当谛听,善思念之。我今为汝分别解说。”阿难白佛言:“唯然世尊!愿乐欲闻。”
尔时世尊告阿难言:“若有众生欲入胎时,因具足便得受身,若不具足则不受身。云何名为缘不具足?所谓父母起爱染心,中阴现前求受生处,然此父母赤白和合或前或后而不俱时,复于身中各有诸患,若如是者则不入胎。其母胎藏或患风黄血气闭塞,或胎闭塞或肉增结,或有咸病或麦腹病,或蚁腰病或如驼口,或车辕曲木或如车轴,或车毂口或如树叶,或曲绕旋转状如藤笋,或胎藏内犹如麦芒,或精血多泄不暂停住,或滞下流水或胎藏路涩,或上尖下尖或曲或浅或复穿漏,或高或下或复短小及诸杂病,若如是者不得入胎。若父母尊贵有大福德、中阴卑贱,或中阴尊贵有大福德、父母卑贱,或俱福德无相感业,若如是者亦不受胎。如是中阴欲受胎时,先起二种颠倒之心。云何为二?所谓父母和合之时,若是男者,于母生爱、于父生瞋,父流胤时谓是己有。若是女者,于父生爱、于母生瞋,母流胤时亦谓己有。若不起此瞋爱心者,则不受胎。
“复次阿难!云何得入母胎?所谓父母起爱染心,月期调顺中阴现前,无有如上众多过患,业缘具足便得入胎。如是中阴欲入胎时,复有二种。云何为二?一者无有福德,二者有大福德。其无福者觉观心起,所见境界便作是念:‘我今值遇风寒阴雨,大众愦闹众威来逼。’便生恐怖。‘我今应当入于草室及以叶室,或隐墙根,或入山泽丛林窟穴。’复更生于种种诸想,其所见便入母胎。大福德者亦生是念:‘我今值遇风寒阴雨,大众愦闹众威来逼。’亦生恐怖,即上高楼或登大阁,或入殿堂及以床座,亦生诸余种种之想,随其所见便入母胎。”
佛告阿难:“如是中阴初受胎时名歌罗逻,皆依父母不净及过去业而得受身。如是之业及以父母诸缘之中各不自生,和合力故而便受身。譬如以器盛酪及人绳等即便出苏,诸缘之中皆不可得,和合力故苏乃得生。歌罗逻身亦复如是,因缘力故便得受胎。
“复次阿难!譬如依止青草牛粪及以枣酪而各生虫,一一之中虫不可得,因缘力故虫乃得生。此虫生时青黄赤白,各随所依而作其色。是故当知,父母不净而生此身,诸缘中求皆不可得亦不离缘,和合力故而便受胎。此身生时,与其父母四大亦无差别,所谓地为坚性、水为湿性、火为热性、风为动性。歌罗逻身若唯地界无水界者,譬如有人握干麨灰终不和合。若唯水界无地界者,譬如油水其性润湿,无有坚实即便流散。若唯地水无火界者,譬如夏月阴处肉团,无日光照则便烂坏。唯地水火无风界者则不增长,譬如有人及其弟子能善炊糖,诸有所作而令其内悉使空虚,若无风力终不成就。如是四大互相依持而得建立,是故当知歌罗逻身,因于父母四大业风而得生者亦复如是,众缘之中皆不可得,和合力故而便受身。
“复次阿难!譬如新净种子善能藏积不为虫食,无有烂坏干焦穿穴。或复有人选择良田润沃之处下此种子,令一日中牙茎枝叶扶疏荫映花果滋茂皆具足不?”
“不也。世尊!”
佛告阿难:“歌罗逻身亦复如是,皆从因缘次第生长,不得一时诸根具足。是故当知,虽从父母而有此身,诸缘中求皆不可得,和合力故而便受生。
“复次阿难!譬如明眼之人持日光珠置于日中,以干牛粪而悬其上,去珠不远火便出生,不即牛粪及以日光各能生火亦不相离,因缘力故火便出生。从于父母所生之身亦复如是,歌罗逻身名之为色,受想行识说之为名,名色五阴刹那受身,已经诸苦我不赞叹,况复长时轮回诸有。譬如少粪犹尚臭秽,何况于多!如是五阴歌罗逻身谁当爱乐?
“复次阿难!如是之身处在母胎,凡经三十八七日已方乃出生。
“第一七日处母胎时名歌罗逻,身相初现犹如生酪,七日之中内热煎煮四大渐成。
“第二七日处母胎时,所感业风名为遍满。其风微细吹母左胁及以右胁,令歌罗逻身相渐现,状如稠酪、或似凝酥,内热煎煮便即转为安浮陀身,如是四大渐渐成就。
“第三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藏口。由此风力令渐凝结,其安浮陀转为闭手,状如药杵而复短小。于其胎中内热煎煮,如是四大渐渐增长。
“第四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摄取。由此风力能令闭手转为伽那,状如温石,内热煎煮四大渐增。
“第五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摄持。由此风力能令伽那转为般罗奢佉,诸疱开剖两髀两肩及其身首而便出现,如春阳月天降时雨树木枝条而便出生。因业风力,诸疱现时亦复如是。
“第六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之为饭。由此风力四相出现。云何为四?所谓两膝、两肘,名为四相。
“第七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旋转。由此风力四相出现,所谓手足掌缦之相,其相柔软犹如聚沫。
“第八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翻转,由此风力二十相现,所谓手足二十指相而便出生。如天降雨树木枝条渐得增长,业风力故诸相现前亦复如是。
“第九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分散。由此风力现九种相。云何为九?所谓眼耳鼻口、大小便处名为九相。
“第十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坚硬,由此风力即便坚实。复有一风名为普门,吹其胎身悉令胀满犹如浮囊。
“十一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曰金刚。由此风力在于胎中或上或下,令其身孔皆得通彻。又以风力使怀胎者,或复喜行住坐卧,其性改常运动手足,令胎身孔渐渐增长,于其口中而出黑血,复于鼻中出秽恶水。此风回转于诸根已而便息灭。
“十二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曲口。由此风力左右胁间生大小肠,犹如藕丝及紧纺线置在于地,十八周转依身而住。复有一风名为穿发,由此风故,三百二十支节及百一穴生在身中。
“十三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作饥渴。由此风力胎身虚羸生饥渴想。其母饮食所有滋味,于身穴中及以脐轮资持润益。”
尔时世尊以偈颂曰:
“其子处母胎,  已经十三七,
身即觉虚羸,  便生饥渴想。
母所有饮食,  滋益于胎中,
由此身命存,  渐渐而增长。
“十四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线口。由此风力生九百筋,于身前后及以左右而交络之。
“十五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莲花。由此风力生二十脉,饮食滋味流入此脉润益其身。何者二十?于身前后及以左右各有五脉,此一一脉皆有四十枝派小脉,如是等脉各各复有一百枝派。身前二万名曰商佉(此云蠃),身后二万名之为力,身左二万名为安定,身右二万名为具势。如是八万大小支脉生于此身。其脉复有种种之色,所谓青黄赤白酥酪油色。是八万脉一脉一根,于其根上生于一孔,或复二孔乃至七孔,一一皆与毛孔相连,犹如藕根生诸孔穴。
“十六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甘露。由此风力令此眼耳鼻口胸臆心藏四边九孔之处悉令开发,出入气息上下通彻无有障碍。若有饮食滋润其身,有停积处复能销化从下流出。譬如窑师及其弟子,能善调泥安布轮绳下上回转,所造器物而得成就。此亦如是,皆由风力及善恶业,令眼耳等渐渐具足。
“十七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髦牛面。由此风力令其两眼而得光洁,耳鼻诸根渐渐成就。譬如有镜尘翳所覆,或取砖末及以油灰磨拭令净。是故当知,以业风力吹其眼等使得明净,亦复如是。
“十八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大坚强。由此风力令其诸根渐渐成就而复明净。犹如日月云雾覆蔽,猛风卒起吹令四散,而此日月忽然大明。以是业风吹其诸根转更明净,亦复如是。
“十九七日处母胎时,由前风力眼耳鼻舌四根成就。初入胎时已具三根:一者身根,二者命根,三者意根。如是诸根悉已具足。
“二十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曰坚固。由此风力能于身中生种种骨,于左脚中生二十骨,复于右脚亦生二十,足跟四骨、膊有二骨、膝有二骨、髀有二骨、腰胯三骨、脊十八骨、肋二十四、胸十三骨、左右二手各二十骨、臂有四骨、肩有二骨、颔有二骨、髑髅四骨,及齿根等有三十二。譬如塑师及其弟子,先以坚木后以绳缠造诸形状,虽未有泥,如是之时名为骨相。以业风力生诸骨时亦复如是。是故当知于七日中,除其小骨,大骨生者有二百。
“二十一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生起。由此风力能令其子生于身肉。譬如泥师及其弟子能善调泥泥诸墙壁,此由业风能生身肉亦复如是。
“二十二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曰浮流。由此风力能生身血。
“二十三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净持。由此风力能生身皮。
“二十四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曰持云。由此风力令其皮肤皆得调匀光色润泽。
“二十五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曰持城。由此风力令其子身血肉增长渐渐滋润。
“二十六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曰生成。由此风力便即能生发毛爪甲,一一皆与诸脉相连。
“二十七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曲药。由此风力令其身相渐得成就。或于先世造诸恶业,于诸资具悭吝惜不肯惠施,或复不受父母师长教诲,由是业故而得种种不如意身。若以长大肥白柔软之身为端正者,而便受得短小瘦黑坚硬之身。若以短小瘦黑坚硬之身为端正者,而便受得长大肥白柔软之身。若于其身支分之中高下多少疏密为端正者,而便受得无有高下疏密不具足身。或复受得聋盲喑哑手足挛躄诸根不具,所有音声人不喜闻,其身丑陋犹如饿鬼。以恶业故而受种种不如意身,父母亲属尚不喜见,况复余人。若于前世造十善业,好行惠施,无有悭贪谄诳之心,父母师长所有言教即皆受。以是因缘若得为人,则不受于如上诸恶业身,而便获得种种殊妙之身,颜容端正诸相具足,所有言音而为众人之所爱乐。是故当知由善业故,便得如是胜妙果报。阿难!如是之身,若是男者,蹲居母腹右胁而坐,两手掩面向脊而住。若是女者,蹲居左胁两手掩面背脊而住。生藏之下、熟藏之上内热煎煮,五处系缚如在革囊。其母多食或复少食、甘食涩食、干食腻食、辛咸苦醋冷热之食,或复淫欲、急行跳踯、久卧久坐,皆受苦恼。是故当知处母胎时,有如是等众苦逼迫。我今略说人中尚尔,何况地狱,难可为喻。谁有智者于生死海当乐此身?
“二十八七日处母胎时,生于八种颠倒之想。何等为八?一乘骑想,二楼阁想,三床榻想,四泉流想,五池沼想,六者河想,七者园想,八者苑想,是故名为八种之想。
“二十九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曰花条。由此风力令此胎身光色润泽诸相分明,皆由过去所造诸业差别不同,随其形类有种种色,或作白色、或复黑色、或不白不黑色、或作青色、或干枯色、或润泽色,如是色相而得成就。
“三十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为铁口。由此风力发毛爪甲皆得增长,亦复能现白黑诸光,从业缘起而生此相。
“三十一七日乃至三十五七日处母胎时,身相长大渐渐增广,人相具足。
“三十六七日处母胎时,生厌离心不以为乐。
“三十七七日处母胎时,便起五种不颠倒想。何者为五?一不净想,二臭秽想,三囹圄想,四黑闇想,五厌恶想。其子处胎生如是等厌离之心。
“三十八七日处母胎时,复感业风名曰拘缘。由此风力即便回转。复有一风名为趣下,能令其身头向于下,长伸两臂渐欲出生。然其此子或于前世曾经积集堕落之业,令其此身手脚纵横不能转侧,恶业缘故于母腹中而便舍命,母于此时受大苦恼或复命终。若于前世修诸善业作长寿因,临欲生时母子安隐,无有如上恶业诸苦。过于三十八七日已欲出胎时,受种种苦方乃得生。是故当知,受此身者实为大苦。初出胎时,若男若女,适生堕地或以手捧、或衣承接、或在床席、或在屋中、或复地上、或迥露处、或在日中、或冬夏时冷热风触此身,初生受大苦恼,如生剥牛触于墙壁。或复露地随在之处为虫所食,亦如有人而为蚊虻诸虫唼食,复加杖捶而鞭挞之。初出胎时,以暖水洗触其身时,所受之苦亦复如是。儿既生已渐渐增长,母身所出杂血之乳而养育之。我于诸余经中先已广说。是故当知,此身皆是不净众苦之所成就。谁有智者于生死中,而当爱乐如是之身?
“复次阿难!初出胎时经于七日,八万户虫从身而生,纵横食啖。有二户虫名为舐发,依发食发。有二户虫依眼食眼。有四户虫:一名鞍乘,二名有腭,三名发病,四名圆满,依头食头。有一户虫名黑稻叶,依耳食耳。有一户虫名为藏口,依鼻食鼻。有二户虫:一名遥掷,二名遍掷,依唇唼唇。有一户虫名曰针口,依舌食舌。有一户虫名为利口,依于舌根而食舌根。有一户虫名为手圆,依腭食腭。有二户虫:一名手网,二名半屈,依止手掌食于手掌。有二户虫:一名远臂,二名近臂,依臂食臂。有二户虫:一者名铁,二名近铁,依止咽喉食于咽喉。有二户虫:一名金刚,二名大金刚,依心食心。有二户虫:一者名羸,二名羸口,依肉食肉。有二户虫:一名具色,二名具称,依血唼血。有二户虫:一名勇健,二名香口,依筋食筋。有二户虫:一名不高,二名下口,依止脊骨食于脊骨。有一户虫名曰脂色,依脂食脂。有一户虫名曰黄色,依胆食胆。有一户虫名曰真珠,依肺食肺。有一户虫名之为荻,依脾食脾。有五百户虫:一百户虫名之为月,一百户虫名为月口,一百户虫名为辉耀,一百户虫名为辉面,一百户虫名为广大,依止左边而食左边。复有五百户虫亦如是名,依止右边而食右边。有四户虫:一名小穿,二名大穿,三名骨穿,四名骨面,依骨食骨。有四户虫:一名大白,二名小白,三名吸力,四名虎道,依脉食脉。有四户虫:一名意乐,二名师子力,三名兔腹,四名耽欲,依止生藏而食生藏。有二户虫:一名勇猛,二名勇猛主,依止熟藏食于熟藏。有四户虫:一名盐口,二名网口,三名蕴口,四名鸟口,依小便处食小便处。有四户虫:一名应作,二名大作,三名碎末,四名臆皱,依大便处食大便处。有二户虫:一名黑面,二名可畏面,依髀食髀。有二户虫:一名疾癞,二名小癞,依膝食膝。有一户虫名为愚根,依膊食膊。有一户虫名为黑头,依脚食脚。阿难!我今为汝略说,八万户虫依止此身昼夜食啖,亦复能令气力虚羸颜容憔悴,种种病苦皆集此身。复令其心忧悲热恼,虽有良医亦生惑,不知何药能治此病。谁有智者于生死海,而当爱乐如是之身?
“复次阿难!从初生时乃至长大,衣食资养成立此身,然其寿命或经百年、或复短促。于百年中有三百时,谓春夏冬,春为热际、夏为雨际、冬为寒际。此三时中各有四月,一年之中有十二月。于百年中千二百月,黑月白月二千四百,凡经昼夜三万六千一日,再食七万二千。或有不食亦在其数,所谓或病或醉、或时断食、或复瞋恨睡眠调戏诸余务及饮母乳,以此因缘名为不食。如是之身虽寿百年必归磨灭,谁有智者于生死海而当爱乐?复次阿难!受于此身有二种苦。云何为二?一者众病集身名为内苦,二者人与非人之所逼恼名为外苦。何者名为众病集身?所谓眼耳鼻舌咽喉牙齿胸腹手足有诸病生,或复风痫涕唾癫狂干消、上气肺逆小便淋沥、疥癞痈疽痃癖痔瘘、恶疮脓血煎寒壮热,种种诸病皆集此身。复有百一心黄之病、百一风病、百一痰病,风黄痰等和合共起复有百一。如是四百四病逼切其身名为内苦。复有外苦加害此身,所谓或在牢狱挝打楚挞、杻械枷锁系缚诸苦,或劓耳鼻及刖手足斫截其头。不为诸天之所守护,即令非人诸恶鬼夜叉罗刹而得其便。复为蚊虻蜂等毒虫之所唼食,寒热饥渴风雨并至,种种苦恼逼切其身。人中尚尔,况恶道苦难可具说。是故当知,皆由过去诸不善业受如是报。若为刀杖之所加害而造城壁及诸墙堑防卫其身,为恶风雨蚊虻蜂螫而求屋舍,为四百四病内苦外苦,而求饮食卧具医药田园室宅金银七宝奴婢车乘资生之具供给所须,不称其心便生苦恼;设获珍财悭贪吝惜常加守护,或时散失复生大苦。阿难!此五阴身一一威仪行住坐卧无不皆苦。若长时行不暂休息是名为苦,住及坐卧各各长时亦复皆苦。若长时行而得暂住便生乐想,其实非乐。若长时住而得暂坐,若长时坐而得暂卧,妄生乐想,实无有乐。是故当知,此五阴身皆名为苦。若复有人,或为自利、或为利他、若自他俱利,应当厌患如是诸苦出家修学,则于涅槃解脱之法为不唐捐。若复有人或以衣服卧具医药资生之具供养彼者,获大果报威德名闻。”
佛告阿难:“于意云何?色是常耶?是无常耶?”
阿难白佛言:“世尊!色是无常。”
佛言:“若无常者,为是苦耶?为非苦耶?”
阿难答言:“色即是苦。”
佛言:“若无常苦,是败坏法。若有多闻诸圣弟子闻是说已,执于此身如是之色,即是于我及我所不?”
“不也。世尊!色中无我亦无我所。”
“复次阿难!于意云何?受想行识为是常耶?是无常耶?”
阿难白佛言:“世尊!皆是无常。”
佛言:“若无常者,为是苦耶?为非苦耶?”
阿难答言:“如是四阴即名为苦。”
佛言:“若无常苦,是败坏法。若有多闻诸圣弟子闻是说已,执于此身如是四阴,即是于我及我所不?”
“不也。世尊!此四阴者实无有我及以我所。”
“复次阿难!如是我者不在过去现在未来、若内若外、若粗若细、若胜若劣、若近若远,彼一切法悉亦非我及以我所。阿难!当知以如实智而观察之,诸法无我。若有多闻诸圣弟子作是观已,便生厌离而得解脱究竟涅槃。如是修学证此法时,生分已尽、梵行已立、所作已办、不受后有。”
佛说是经已,尊者阿难远尘离垢得此法眼净,五百比丘不受诸法漏尽意解。时诸大众闻佛所说,皆大欢喜,信受奉行。
大宝积经卷第五十五
大正藏第 11 册 No. 0310 大宝积经
大宝积经卷第五十六
大唐三藏义净译
佛说入胎藏会第十四之一
如是我闻:
一时薄伽梵在比罗城多根树园,与大苾刍众无量人俱。尔时世尊有弟名曰难陀,身如金色,具三十相,短佛四指。妻名孙陀罗,仪容端正世间罕有,光华超绝人所乐见。难陀于彼缠绵恋着无暂舍离,染爱情重毕命为期。世尊观知受化时至,即于晨朝着衣持钵,将具寿阿难陀为侍者,入城乞食,次至难陀门首而立,以大悲力放金色光,其光普照难陀宅中皆如金色。于时难陀便作是念:“光明忽照,定是如来。”令使出看乃见佛至,即便速返白难陀曰:“世尊在门。”闻此语已,即欲速出迎礼世尊。时孙陀罗便作是念:“我若放去,世尊必定与其出家。”遂捉衣牵不令出去。难陀曰:“今可暂放。礼世尊已我即却回。”孙陀罗曰:“共作要期方随意去。”以庄湿额而告之曰:“此点未干即宜却至,若迟违者罚金钱五百。”难陀曰:“可尔。”即至门首顶礼佛足,取如来钵却入宅中,盛满美食持至门首,世尊遂去。即与阿难陀,世尊现相不令取钵。如来大师威严尊重不敢唤住,复更授与阿难陀。阿难陀问曰:“汝向谁边取得此钵?”答曰:“于佛边取。”阿难陀曰:“宜授与佛。”答曰:“我今不敢轻触大师。”默然随去。
世尊至寺,洗手足已就座而坐,难陀持钵以奉。世尊食已告曰:“难陀!汝食我残不?”答言:“我食。”佛即授与。难陀食已,世尊告曰:“汝能出家不?”答言:“出家。然佛世尊昔行菩萨时,于父母师长及余尊者所有教令曾无违逆,故得今时言无违者。”即告阿难陀曰:“汝与难陀剃除须发。”答曰:“如世尊教。”即觅剃发人为其落发。难陀见已告彼人曰:“汝今知不?我当不久作转轮王。汝若辄尔剃我发者,当截汝腕。”彼便大怖裹收刀具即欲辞出。时阿难陀便往白佛。佛便自去诣难陀处问言:“难陀!汝不出家?”答言:“出家。”是时世尊自持瓶水灌其顶上,净人即剃。便作是念:“我今敬奉世尊,旦为出家暮当归舍。”既至日晚寻路而行,尔时世尊于其行路化作大坑。见已便念孙陀罗,斯成远矣无缘得去,我今相忆或容致死,如其命在至晓方行。忆孙陀罗愁苦通夜。
尔时世尊知彼意已,告阿难陀曰:“汝今宜去告彼难陀,令作知事人。”即便往报:“世尊令尔作知事人。”问曰:“云何名为知事人?欲作何事?”答曰:“可于寺中捡挍众事。”问曰:“如何应作?”答言:“具寿!凡知事者,若诸苾刍出乞食时,应可洒扫寺中田地,取新牛粪次第净涂,作意防守勿令失落。有平章事当为白僧,若有香花应行与众,夜闭门户至晓当开,大小行处常须洗拭,若于寺中有损坏处即应修补。”闻是教已,答言:“大德!如佛所言,我皆当作。”
时诸苾刍于小食时执持衣钵,入劫比罗城为行乞食。于时难陀见寺无人,便作是念:“我扫地了即可还家。”遂便扫地。世尊观知,以神通力令扫净处粪秽还满。复作是念:“我除粪秽方可言归。”放帚收持粪秽无尽。复作是念:“闭户而去。”世尊即令闭一房竟更闭余户,彼户便开。遂生忧恼,复作是念:“纵贼损寺,此亦何伤?我当为王,更作百千好寺倍过于是。我宜归舍。若行大路恐见世尊。”作是思量即趣小径。佛知其念,从小道来。既遥见佛不欲相遇,路傍有树枝荫低垂,即于其下隐身而住。佛令其树举枝高上其身露现,佛问难陀:“汝何处来?可随我去。”情生羞耻从佛而行。佛作是念:“此于其妇深生恋着,宜令舍离。”为引接故,出劫比罗城诣室罗伐,既至彼已住毗舍佉鹿子母园。
佛念难陀愚痴染惑,尚忆其妻爱情不舍,应作方便令心止息,即告之曰:“汝先曾见香醉山不?”答言:“未见。”“若如是者捉我衣角。”即就捉衣。于时世尊犹如鹅王,上升虚空至香醉山。将引难陀左右顾盼,于果树下见雌猕猴又无一目,即便举面直视世尊。佛告难陀曰:“汝见此瞎猕猴不?”白佛言:“见。”佛言:“于汝意云何?此瞎猕猴比孙陀罗,谁为殊胜?”答言:“彼孙陀罗是释迦种,犹如天女,仪容第一举世无双。猕猴比之,千万亿分不及其一。”佛言:“汝见天宫不?”答言:“未见。”“可更捉衣角。”即便执衣。还若鹅王上虚空界至三十三天,告难陀曰:“汝可观望天宫胜处。”难陀即往欢喜园、婇身园、粗身园、交合园、圆生树、善法堂,如是等处诸天苑园花果浴池游戏之处,殊胜欢娱悉皆遍察。次入善见城中,复见种种鼓乐丝竹微妙音声,廊宇疏通床帷映设,处处皆有天妙婇女共相娱乐。难陀遍观见一处所,唯有天女而无天子,便问天女曰:“何因余处男女杂居受诸快乐,汝等何故唯有女人不见男子?”天女答曰:“世尊有弟名曰难陀,投佛出家专修梵行,命终之后当生此间。我等于此相待。”难陀闻已踊跃欢欣速还佛所。世尊问言:“汝见诸天胜妙事不?”答言:“已见。”佛言:“汝见何事?”彼如所见具白世尊。佛告难陀:“见天女不?”答言:“已见。”“此诸天女比孙陀罗,谁为殊妙?”白言:“世尊!以孙陀罗比此天女,还如香醉山内以瞎猕猴比孙陀罗,百千万倍不及其一。”佛告难陀:“修净行者有斯胜利。汝今宜可坚修梵行,当得生天受斯快乐。”闻已欢喜默然而住。
尔时世尊便与难陀即于天没至逝多林。是时难陀思慕天宫而修梵行,佛知其意,告阿难陀曰:“汝今可去告诸苾刍,不得一人与难陀同座而坐,不得同处经行,不得一竿置衣,不得一处安钵及着水瓶,不得同处读诵经典。”阿难陀传佛言教告诸苾刍,苾刍奉行皆如圣旨。是时难陀既见诸人不共同聚,极生羞愧。后于一时,阿难陀与诸苾刍在供侍堂中缝补衣服,难陀见已便作是念:“此诸苾刍咸弃于我不同一处。此阿难陀既是我弟,岂可相嫌?”即去同坐。时阿难陀速即起避。彼言:“阿难陀!诸余苾刍事容见弃,汝是我弟何乃亦嫌?”阿难陀曰:“诚有斯。然仁行别道,我遵异路,是故相避。”答曰:“何谓我道?云何尔路?”答曰:“仁乐生天而修梵行,我求圆寂而除欲染。”闻是语已倍加忧戚。
尔时世尊知其心念,告难陀曰:“汝颇曾见捺洛迦不?”答言:“未见。”佛言:“汝可捉我衣角。”即便就执,佛便将去往地狱中。尔时世尊在一边立,告难陀曰:“汝今可去观诸地狱。”难陀即去,先见灰河,次至剑树、粪屎、火河,入彼观察。遂见众生受种种苦,或见以钳拔舌捩齿抉目,或时以锯解其身,或复以斧斫截手足,或以牟

其他信众还在看:

佛说子女入胎后父母四大全部继承 一语道

子女入胎:富贵贫贱 转世时一念间注定

子女投胎前和父母的关系超乎想象 无儿女

佛经中最常用的10个词 学会才能理解经义

热门信息:


在线
我要提问